首页 > 微信 > VICE 2016年度最讨人厌英国大学奖

VICE 2016年度最讨人厌英国大学奖

大学似乎从未离开过公众的视野。几乎每周都会曝出教授性骚扰学生党丑闻,以及大学接受某些狡猾的公司资助、进行核武器研究之类的事件。这里为大家带来 VICE 英国的2016年度 “最讨人厌大学” 奖。

工党和托利党政府让我们逐渐懂得了一个道理:大学也是企业,也必须靠盈利来支付账单和高级管理人员虚高无比的薪水。大学或许是保护进步思潮和自由言论的坚固堡垒,但本质上仍是男性话语霸权世界的缩影 —— 根植于传统主义和殖民主义,对工薪阶层置若罔闻(此处也能用其他在大学课堂里学到的奇奇怪怪术语)。

大学似乎从未离开过公众的视野。几乎每周都会曝出教授性骚扰学生党丑闻,以及大学接受某些狡猾的公司资助、进行核武器研究之类的事件。然而,高校每年学费往往高达9千英镑甚至更多,因此也不难理解人们掏钱时会指望大学能够更有理有据地花钱。

闲话少说,这里为大家带来 VICE 英国的2016年度 “最讨人厌大学” 奖。

得蒙福德大学(De Montford University),讨人厌指数:2/5

本文全部图片来自Wikipedia

得蒙福德大学决定授予戴维·卡梅伦(David Cameron)一个奖项,因为他推行了平等婚姻。此举受到得蒙福德的 LGBT 团体以及学生会主席阿迪尔·沃拉克(Adil Waraich)的反对,后者表示卡梅伦的其他政策对年轻 LGBT 人群的伤害远远大于平等婚姻能够带来的好处。“说起LGBT,请不要忘记正是这个人在2003年就撤销 ‘第28条款(Section 28)’ 投了反对票。” 阿迪尔说道。接下来,副校长发表声明称批评者们 “虚伪”。随后,阿迪尔遭到停职,同时进行的还有一项阻挠他工作的调查。

斯塔福德郡大学(Staffordshire University),讨人厌指数:4/5

在斯塔福德郡大学,一个名叫穆罕默德·乌马尔·法鲁克(Mohammed Umar Farooq)的研究生读了一本叫做《恐怖主义研究》的可疑的书。他是一名反恐专业学生,而这本书是他的反恐专业课要求阅读的。之后在课上,他被质疑关于伊斯兰和同性恋的看法,这让他深感不安,以至于最终退了课。学校完胜。

萨塞克斯大学(Sussex University),讨人厌指数:骇人!5/5

在南部的萨塞克斯大学,助教李·萨尔特博士(Dr Lee Salter)遭到骚扰他24岁的前女友兼学生。这本应给萨尔特的职业生涯蒙上阴影,但在指控和投诉面前,学校仍然允许萨尔特继续留在他的高级教职给学生讲课。我们也想知道,对一位年轻女士拳脚相加、向她的眼睛里撒盐的行为是否与一个人的教学水平相关。

剑桥大学(Cambridge University),讨人厌指数:3/5

令剑桥大学蒙羞的有三方面因素:环境、社会流动性,以及与大卫·斯塔基(David Starkey)扯上关系的一切。

近年来,为响应活动家 “学术界应当引领能源可持续发展” 的言论和持久不衰的宣传,纽卡斯尔(Newcastle)、萨里(Surrey)以及伦敦艺术大学(UAL)等学校纷纷同意禁止使用化石燃料,然而剑桥则拒绝排除未来继续投资煤矿和焦油砂的可能。即使在遭到2000名学生投诉、100位学界人士联名上书请愿,甚至前坎特伯雷大主教(Archbishop of Canterbury)罗恩·威廉斯(Rowan Williams)也出手干预的情况下,剑桥依然将捐助(数额居英国第二)紧紧攥在手里而不愿花在合情合理的地方。

12月,社会流动性和儿童贫困委员会(Social Mobility and Child Poverty Commission)的一份报告谴责牛津和剑桥对公立学校学生的录取率持续走低。报告称,剑桥至少还需要增加18%来自公立综合学校的生源才能达到标准。然而罗宾逊学院(Robinson College)却依然只录取一半不到的公立学校生源。

对此剑桥如何回应呢?当然是,继续加高门槛啦。2月,剑桥宣布2017年秋季学期开始,将对所有申请者进行笔试,委员会也会再次进行筛选。前工党部长阿兰·米尔本(Alan Milburn)警告,有了家教和公学的条件,富裕人家的孩子更可能在考试中取得好成绩。

与此同时,剑桥也面临着有意忽视黑人学生诉求的指责。11月,剑桥迫于压力撤下了一个由校友大卫·斯塔基出镜的宣传短片。当被问及2011年伦敦骚乱的原因时,他说 “白人已经黑人化了”。斯塔基同时是一位观点值得被收进教科书的历史学家 —— 他郑重其事地在《每日电讯报》上反复声称,暴力和枪击犯罪都源自于 “黑帮文化”。

剑桥并没有为此道歉,而是表示他们会更换新的宣传片。看来有教养的成年人也会玩 “抱歉啊,才怪呢呵呵”(sorry, not sorry)的把戏。

伦敦大学亚非研讨学院(SOAS),讨人厌指数:3/5

SOAS是伦敦大学联盟里潮人的去处。这群家伙拥有多元文化取向和能动性,一定酷毙了!然而并不。

最近,拜伦汉堡(Byron burgers)诱使员工进入一个移民执法官设下的圈套的丑闻引起了轩然大波,殊不知早在2009年6月SOAS就做了一模一样的事。学校的清洁工被告知需要参加一个 “紧急会议”,事实上,这是英国边境管理局(UK Border Agency)官员一手策划的。8人被遣返,其中包括已经怀胎六月的孕妇路易莎(Luiza)。后来,学生会以卢卡斯(Lucas,路易莎孩子的名字)来命名将8人困住的讲堂。另一位外包清洁员孔苏埃洛·莫雷诺(Consuelo Moreno)曾在校董会面前发表了一次令人动容的演讲,诉说外包和不安稳的工作对她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

自2006年以来,一项名为 “为清洁工伸张正义”(Justice for Cleaners)的声援活动一直要求校方雇佣内部清洁工,而不是将业务外包给清洁公司。受学校注册主任委托,一项独立调查证实了外包不仅对清洁工不利,而且对校方也意味着高风险和高花销。重重压力之下,学校管理方还是拒绝让步,并于今年四月与布依格(Bouygues)工业集团签订了5年合约,后者很快取消了 SOAS 先前对清洁工作出的种种承诺。

这还没完。上一个学年之初,曾任前首相布莱尔顾问的瓦莱里·阿莫斯(Valerie Amos)走马上任成为了新一任主任,此后 SOAS 宣布将停开184 门课程—— 相当于总学术输出的20%。学生们的回应值得玩味,他们占领了学校里最重要的大楼,在主校园上空扬起一面巨型旗帜,那上面写的是,“已摧毁伊拉克,正在摧毁SOAS;此致,V. 阿莫斯(DESTROYED IRAQ, DESTROYING SOAS; Yours sincerely, V. Amos)。”

这可气坏了管理层。此前,他们的一大壮举是将深度卷入 “为清洁工伸张正义” 的 UNISON(英国最大的贸易联盟)分支秘书桑迪·尼克尔(Sandy Nicoll)停职。SOAS,要保持自由啊!

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讨人厌指数:2/5

今年有关牛津大学的新闻关键词几乎全都是 “#罗兹必倒”(#RhodesMustFall),这是一项最初发源于南非的运动,而在英国,运动则围绕着移除牛津大学奥利尔学院外的塞西尔·罗兹(Cecil Rhodes)塑像。老塞西尔曾任开普殖民地(Cape Colony)的首相,这家伙是个激进的种族义者,认为英国人是 “优等民族”。总之,谁也不希望这样的白人至上殖民者出现在校园里。然而,迫于校友撤销上百万捐助的压力,慌了神的奥利尔学院官方发布声明称塑像将会保留在原处。牛津大学的校长彭定康(Lord Patten)则告诉学生,他们应当认同思想自由,否则就该 “考虑另觅他处”。

哦对了,《每日邮报 》的一项大型调查显示,牛津大学雇员中年收入超过10万英镑的多达622人,居全英高校第一位 ——至少你知道你那富裕的白皮肤爹娘是把钱花在高质量的教育上了。

伦敦大学学院(UCL),讨人厌指数:5/5

说起 UCL,从哪儿开头比较好呢?由于租金问题,你们集体闹罢课,屡次成功上头条,说实话,听多了我们都有些厌烦了。

你自然会期望能在每周平均租金180英镑的房间享受到优越的住宿条件,但居住在臭名昭著的麦克斯莱恩公寓(Max Rayne House)里的学生早就对蟑螂、结构不稳、管道故障和漏水这样的情况见怪不怪了。2014/15学年,住在鼠患成灾的坎贝尔西公寓(Campbell House West)的学生抱怨,在没有提前通知情况下进行的施工给他们的生活工作带去了极其恶劣的影响,导致他们在房间里根本没法呆下去。许多学生因此开始罢课示威,总共87位前住户都领到了每人1368至10万英镑的补助。接下来,随着不满的声音不断涌现,UCL 决定不再作出任何让步,拒绝与罢课者协商。

夏季之初,罢课学生收到了学校的信函,警告他们将面临 “学术处罚,包括但不限于禁止重新返学和无法毕业等”。此举使政府颇为震怒,要求校方保证这样的威胁不再有第二次,而校方辩称信件纯属 “误寄”。

学生记者丽贝卡·平宁顿(Rebecca Pinnington)找到了一份报告,文中解释了UCL 如何从住房中获利、并计划在下一学年从中增加收入的内部共享日历。在她公开了这一发现后,她很快被副教务长雷克斯·耐特(Rex Knight)请去办公室喝茶。平宁顿被告知,如果不就此罢休,她将面临包括 “无通知直接开除和受到起诉” 在内的 “各种处罚”。

最初的提议希望通过减少学生每学年呆在公寓里的时间,以达到削减每周租金的目的。但学生方面认为这根本就不是一个让步:不论如何学校在暑假期间都会对外出租学生公寓,最后到手的钱更多。在一封信件里,学校威胁参与罢课的国际学生将不能加入高校担保人计划 —— 这项计划十分重要,不能加入意味着他们会被永久性地排除在房地产市场之外。不过在6月,校方不得不做出让步,将租金下调2.5%,这项调整花了他们大约85万英镑。

接下来的事件有关 “零容忍”(Zero Tolerance)展览。该展览在北屋学生公寓(North Lodge)举行,有一部分是性骚扰与性侵犯受害者写下的经历。其中一张帖子引述了一名前 UCL 学生声称受到一名教职员工性虐待的案例,而校方勒令将这件展品移除,因为它 “透露了涉事人员身份”。

“女性官员” 安妮·提布里(Women’s OfficerAnnie Tidbury)在伦敦大学学院联盟(UCLU)的网站上表态拒绝移除帖子,但可以 “重新编辑措辞,以保证不透露此员工身份”。她写道:“每个学生都有权讲述自己的经历,并且为他人所听见。试图掩盖指控的行为表明 UCL 更看重的是机构声誉,而非学生福利。”

UCL 还希望废除“女性官员” 职位,试图夺走女性学生的代表人和直接援助。

金史密斯大学(Goldsmiths),讨人厌指数:5/5

啥?这所位于伦敦新十字的先锋学院也能在这个榜单上踞一席之地?嗯,不巧,是的。

与 UCL 一样,金史密斯高昂的租金和糟糕的居住条件也为人诟病已久。这里一间学生公寓周租金将近147英镑,也就是伦敦学生平均生活费贷款的四分之三。学生抗议活动的焦点除了反对学校提高租金的计划以及 “悄悄” 地将学生公寓私有化的行为外,还有糟糕的住宿条件;而我们眼看 UCL 的罢课行动大获成功,在金史密斯却没这样的好事儿,学校至今依然拒绝为学生提供价位合理的公寓 —— 有 UCL 的示范在前,金史密斯学院此举更显得令人失望。

此外,今年5月,女权主义研究中心主任、性别传媒和文化硕士学位的召集人之一萨拉·艾哈迈德(Sara Ahmed)在针对学校处理性骚扰问题不力的抗议活动中辞职。6月,这位德高望重的女权主义学者在博客上写道:“倾听完学生遭遇性骚扰的经历,我着实改变了对我所工作的地方的看法:怎么可能不发生这种事呢?” 艾哈迈德说她听了6起有关性骚扰的问询,其中4起涉及教师。“这些问询都没有将性骚扰当作一个制度性的问题看待,更没能够引向有意义的调查。即使我们有关于政策的考察与修改,但考察的过程并没有向大众公开。如果组织不给出官方说辞,人们不仅不知道、甚至不需要知道发生了什么。”

作为回应,金史密斯发布了一项声明,称他们以 “十分严肃” 的态度地对待性骚扰事件,并指出学校在2015年12月举办了 “高等教育机构中的性骚扰”(Sexual Harassment in Higher Education)会议。然而,主持上述会议可不是金史密斯的功劳 —— 三位曾经的学生安娜·布尔(Anna Bull)、 蒂芙尼·佩吉(Tiffany Page)和蕾拉·魏特利(Leila Whitley)才是真正的组织者。三人对学校的言论作出了重要的回复:“我们反对校方将我们的劳动成果用作其在性骚扰事件上有所作为的依据,正是因为没有人愿意组织反性骚扰活动,我们才主动肩负起了责任。当我们还在金史密斯读书时这样的情形就反复发生,校方依赖学生的劳动和精力,而非组织的协同努力来解决问题。”

一直等到8月,金史密斯才发布了另一项声明,承认了大学里曾经发生过 “不当行为”。而当我们与金史密斯的新闻办公室取得联系,试图询问校方在性骚扰事件调查方面是否有进展时,他们说他们也吃不准,然后建议我们查看学校最新的声明。

致 UCL 和金史密斯:不给你们上榜首我们都觉得不好意思了。不过,既然牛津剑桥的惊人行为和你们比起来其实不相上下,我们的确可以说你们都是赢家,各有千秋。可惜我们不能把奖杯一分为二,要不这样吧,金史密斯和UCL,虽然你们没法拥有奖杯,但你们可以大大方方地把自己讨人嫌的本性展示给未来的学生看呀!

作者:汉娜·伊文思

翻译:李诗意







(点击海报了解详情)

这个秋天,来自佛罗里达州的乐队汤思达兄弟 Tonstartssbandht 和工工工(我们的好同事 Joshua Frank 组的乐队)的六城巡演将会解救你挑剔的耳朵。

Tonstartssbandht – Hymn Eola